头部banner

选择被记住的方式

出自: 2016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我读了《我与道藩》,不免感叹。张道藩曾是民国文化大员,但我知道他,完全因为蒋碧薇与他的一段不伦之恋。他以有妇之夫身份,与蒋相恋,哄得蒋离了婚,没名没分地跟随他。又始乱终弃,六十岁时回到妻子身边,不管蒋碧薇死活了。我知道蒋碧薇,也因为她是徐悲鸿的前妻,她还写了一本《我与悲鸿》,我小时候看过。张事业有成,蒋美人寂寥,张蒋二人各有精彩,但很不幸,“不伦之恋”是我们记住他们的方式。

  一个人,可否选择自己被记住的方式?

  前段时间,毛宁吸毒被抓,让我们重新想起了他。毛宁是一个几乎被淡忘的名字,甜歌时代已经远去,当年的金童玉女,杨钰莹偶尔现身,毛宁只怕也是。但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