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美艳不可方物的笔名

出自: 2018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鸳鸯蝴蝶派作家兼出版商平襟亚引用刘半农的一段话:“我不懂何以民国以来,小说家爱以鸳鸯蝴蝶作为笔名。自从陈蝶仙开了头,就有许瘦蝶、朱鸳雏、闻野鹤、周瘦鹃、严独鹤、秦瘦鸥、网蛛生、张秋虫等人继之,总在禽鸟昆虫中打滚,大概也是一时的风尚所趋吧?”这批作家专以才子佳人式的爱情故事取悦大众,极尽卿卿我我、缠绵悱恻之能事,所谓“卅六鸳鸯同命鸟,一双蝴蝶可怜虫”。他们大量使用、频繁更换的笔名,也每每带有唯美、感伤乃至颓废的鸳蝴气息,这绝不是偶然的。作為极具个性色彩的符码,笔名无意中透露了作品的深层文化语义,昭示了作者的性情和气质。正如鲁迅所说:“一个作者自取的别名,自然可以窥见他的思想。”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