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我以为西红柿只有一种颜色

出自: 2018年第17期
字体: | |


  小时候,我喝得最多的是三种汤。

  每到7月,我就跟着父母去割稻子。那時的太阳好大啊,没多久,就能把衣服晒出一朵朵盐渍。那时的稻子好多啊,一眼望去,金灿灿的望不到边。

  忙上半天,吃中饭的时候,没有汤,那是绝对不行的。此时的喉咙已然冒烟,干干的米饭待在嘴里,怎么也不肯下去。父亲会拿过一个大瓷盆,倒入一点酱油,再冲进滚烫的开水。母亲搁上几个勺子,一家人就正式吃开了。父亲喝汤的声音很响,让我无端地觉得酱油汤是夏天的美味。

  很多时候,我们喝的是干菜汤。干菜是母亲用自己种的九头芥腌制后晒干的,闻起来有一种咸咸的带着太阳味的清香。直接把干菜放进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