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硬气的钟南山

出自: 2019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
  1979年,钟南山到英国爱丁堡大学进修。在导师弗兰里眼中,这位来自中国的医生只配以观察者身份看看病房,没有资格参与实验研究。钟南山很不服气,凭什么?

  但是,光不服气没有用。当时摆在钟南山面前的有两大难题:第一,没有实验仪器;第二,缺乏标本和基础数据。终于有一天,他在学校发现了一个报废的血液气体平衡仪。他回忆说:“我除了做必须维持生命的活动外,所有时间都在琢磨修仪器,一个搞生化研究的,搞起了机械。”维修需要检测,检测需要血液。钟南山就从自己身上抽血。一次20毫升、30毫升、40毫升,最多一次抽了800毫升。他一边抽血,一边检测,一共做了30次。终于,平衡仪像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