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追问一九四二

出自: 2019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
  这不是作文,不为投稿而写。很唐突,但我抑制不了涌动的情绪。或许真的只有来自人性深处的声音才让我有记述的欲望,希望能借此留下一些被触动后的记忆。

  《温故一九四二》只是一次偶然的翻阅下偶然的震撼。正因为毫无准备就跌入了一九四二年的河南,这种震撼反而更具实质感。

  灾难在多年以后会结出厚厚的疮疤,由尖锐后的钝痛到剩下模糊的难以辨清的痕迹。刘震云写,这是一种事物的惯性,过很长一段时间后再来想,我们总是宽宏大量,事情不会那么严重吧?

  并不是人性不善了。毕竟史料是冰冷的,从数据和信息里,人们触碰不到一九四二年浑浊的空气,更加无法想象那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