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什么时候喊疼

出自: 2020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小说《一句顶一万句》里,灯盏死了之后,老汪的那些举动令我动容。灯盏死时,老汪没有伤心,甚至还说:“家里数她淘,烦死了,死了正好。”可是一个月后,当她看到灯盏吃剩下的一块月饼上还有灯盏的牙印,悲痛便不可抑止了,心像刀剜一样疼。来到淹死灯盏的大水缸前,突然大放悲声,一哭起来没收住,整整哭了3个时辰。 有些苦痛,就像那月饼上的牙印,让人一下子找到发泄口,泄掉了内心奔涌而至悲伤的洪水。

  1939年,年届五旬的阿赫玛托娃因为患有严重的骨膜炎住院治疗。在与朋友闲聊时,她轻描淡写地谈起刚刚结束的手术:“大夫为我的忍耐力感到惊讶。我该在什么时候喊疼呢?术前不觉得疼,做手术时因钳子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